第239章 动乱的历史,屠遍山海第一人_在科幻世界加点成了仙人
乐文小说网 > 在科幻世界加点成了仙人 > 第239章 动乱的历史,屠遍山海第一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9章 动乱的历史,屠遍山海第一人

  第239章动乱的历史,屠遍山海第一人

  十日凌空。

  毁天灭地之力,让整个苍穹都似乎无法承受,天地间一道道的裂缝浮现,仿佛一个即将破碎的陶瓷瓶子。

  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连寻常天神也无法幸免。

  “道友,快走!”

  张道陵脑中没有其他想法,一个逃字贯彻始终。

  只要被太阳的金乌之力照耀,就算是他张道陵也无法幸免。

  “见鬼!怎么来到这个时间点了?”

  李长青只觉得如果现在测算自身命格,恐怕会看见一个大大衰字贴在自己发黑的脑门上。

  上次逆流时光,抵达山海世界遭遇双日凌空,已经算是运气背到家了。

  结果第二次逆流时光,直接遇见了在山海经内占据了数章篇幅的十日凌空,就算是衰神附体也不能这样不走运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现在的李长青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什么也不懂的练气士了。

  对于真正的大能而言。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过去、现在、未来,没有差别。

  虽然按照记载,十日凌空是过去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但历史这东西,别说伏羲,女娲这样的创世神祇了。

  哪怕是一个刚刚有资格入场的太乙真仙,也不会把历史当一回事。

  十日凌空是否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发生在何地。

  从来没有被确定过。

  “太阳是羲和的儿子,羲和是帝俊的妻子。”

  按照山海经的记载来看,帝俊毫无疑问必然是位创世神祇,而在历史中,十个太阳被人王尧派遣羿,射下九个。

  人族和帝俊,毫无疑问是对立的关系。

  既然十日凌空是注定的事,那让其提前发生,灭杀自己这一个后世之人,完全是有可能的。

  所以……

  李长青蓦然回头,天际线尽头的大日已经全部升起。

  烈焰之中那展翼的金乌高悬天穹之上,没有任何气息或者因果连接二者。

  但李长青偏偏有种感觉。

  这东西,就是冲着他来的!

  张道陵的速度快到了极点,李长青没有尝试拨弄因果。

  在金乌面前玩弄因果和时光,是相当愚蠢的事情,他可不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然而

  无论张道陵的速度有多快,那十轮升起的太阳依旧不急不缓地朝天穹升去,二者的距离正不断被拉近。

  哪怕身处张道陵的世界领域的保护,李长青依旧能感受到独属于太阳的,将一切焚烧殆尽的毁灭之力。

  “道友,这样下去不行!”

  张道陵很清楚,继续这样跑下去,他们一个人也活不了。

  四周的山脉耸立其间,其上每一座山峰都存在着天神气息,如果这次依旧是双日凌空。

  以天神及其神域为屏障,二人自然可以挡住。

  但在十日凌空下,天神的力量依旧是这般渺小。

  必须要做出抉择了。

  “我本是过去之人,不过一道标而已,我死了不要紧,但道友你不同。”

  “你身具备太乙特征还是现在之人,你不能死!”

  话音刚落,没等李长青回答。

  张道陵毫不犹豫地做出决定,他抓住李长青的手臂,抬手撕裂前方时空。

  随即体内的洞天蓦然显化,被其一手握住。

  “道兄,你就算这样也无济于事!”李长青一眼就看出来。

  张道陵这是准备自毁内景洞天,将其内储藏的所有世界之力暂时托付给他,帮助李长青逃得性命。

  “十日凌空是遍及整个山海世界的!”

  “你就算把内景全部交给我,其中的世界之力又能挡住多久?一个时辰,还是半个时辰?”

  “有什么意义吗?”

  “只要十日不退,我们依旧必死无疑!”

  张道陵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他却依旧没有停下动作。

  “保护一个人必然会比保护两个人更容易,世界屏障越晚消散,你就越有活下去的可能。”张道陵抬手按住李长青的肩膀。

  “道友不必记挂我,你不是看见了在我们离开后,那片时光节点又出现了新的张道陵吗?”

  “放心,我不会死的。”

  二人身侧的大地开始龟裂,目光所及再无任何活物。

  连天神都无法抵抗太久的大日之力,寻常神话生物一个照面就得化为灰烬。

  张道陵的世界屏障也开始不稳。

  如他所言,保护两个人比保护一个人的消耗要大上太多。

  一个天仙所决定的事,李长青自然无法改变。

  “孽畜!”

  “还不停手!”

  轰——

  莫名之物落在二人身边,连看都没看清便直接凿穿了大地,恐怖的力量竟直接将金乌的灼热所驱散。

  别说李长青没看见。

  就连张道陵也完全没有觉察到那是什么东西。

  嗡——

  地面突然开始震动,远超李长青想象力极限的大道统御了此方时空。

  青嫩的幼苗破土而出,被金乌大日照耀的瞬间,非但没有因为那毁灭一切的光热而枯萎,反倒愈发茁壮。

  在十轮大日之力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迎风见长。

  顷刻间化作一片参天巨木,将十轮大日彻底遮蔽。

  太阳同样能够以造化之道所演绎。

  生机与毁灭,能够被完美地映照其上,眼前的情况分明是有人借助十轮大日之力。

  化毁灭为生机才催生出了如此密林。

  粉色的桃花绽放。

  清爽之意驱散了所有炎热,再看大地中心的破碎处,一根手杖直挺挺地插在其中。

  桃林,手杖……

  李长青和张道陵对视着,纷纷从彼此眼中看见了答案。

  “孽畜,给我下来!”

  轰——

  宛若九天神雷炸响,李长青浑身酥麻一片,单单是声音便差点儿把他震晕过去。

  天柱般的双腿踏裂大地,来人的半身以上隐没于云端。

  头顶苍天,冲着十轮大日怒目而视。

  “羲和不管教你们,今日我来替祂管教!”

  夸父!

  手杖化为的桃林,擎天之躯,无比在向李长青表明着来人身份。

  他和张道陵对视了一眼。

  “神话中,夸父是逐日未果,渴死的。”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提醒他?”

  如果历史不发生变动,夸父的死期可能就在今天,李长青只觉得自己拥有太乙特征,历史的枷锁在他身上很淡。

  做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并非不可能。

  “你拥有太乙特征,那你有想过夸父的实力堪比真正的太乙真仙吗?”张道陵的话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太乙,没有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

  “诸世界唯一,真灵自在。”

  “而按照神话记载,夸父在过去的历史中已经死了,既然我们来的时候历史没有变动,说明夸父并没有被人改变既定的命运轨迹。”

  “你觉得,现在的夸父是活着的吗?”

  李长青愣住了,活着还是死了,对于太乙之上和太乙之下,完全是两个标准。

  对于太乙之下的存在而言,死便是肉体和灵魂在任意时间节点的消弭,只有在某一个时间节点魂飞魄散。

  那这个人便死了,之后的一切未来也将消失。

  可在这个时间点之前,他们依旧算是活着,因为真灵未灭。

  但这个标准根本不适用于太乙之上的存在。

  一证永证,诸界唯一。

  太乙真仙一旦在某一时间点被人抹杀,那在任意时间点都相当于死去,这是逆流时光的代价。

  更极端的类似于李长青,一旦死亡,他存在的所有痕迹都会消失。

  甚至于没有抵达太乙之境的人,将会把他直接以遗忘。

  而夸父,毫无疑问。

  必然有着比肩太乙真仙的力量。

  “金乌和夸父,其实都已经死了?”李长青得出了结论。

  “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他们留在山海时代的残影,已经不具备太乙跨越时光的力量了。”

  根本没有救与不救的说法。

  站在桃林内,李长青已经明白夸父的结局,这是他无法改变的既定结局。

  “接下来,应该是夸父逐日,最后渴死在黄河边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张道陵如是说。

  但可惜。

  在山海世界。

  发生意外是最不意外的事。

  嗖——

  红光于天际乍现,一道击穿因果的箭矢。

  自无穷时光的所有节点内激荡而出,径直从世界的另一头贯通而出。

  不可一世的金乌。

  足以将大地化为焦土的神祇,帝俊的亲子。

  连一点儿浪花都没有翻起。

  天空中,悄无声息地只剩下九轮大日。

  !!!

  夸父肩膀上,一个容貌平平无奇,手持弯弓的青年,正淡然注视着头顶大日。

  他的双目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手指弯弓搭箭,轻飘飘地对准了头顶大日,动作稳定而平滑。

  似乎瞄准的并非什么太阳、金乌,而是一只扁毛畜牲。

  羿!

  在看见这个男人的刹那,李长青心头只浮现出两个字。

  稳了。

  这是八十万对六十万的反义词。

  九州的历史上,有无数猛将被称为战神。

  无论是作为始皇利剑扫荡浮云,一统寰宇的王翦也好,还是那一人冲击十万汉军的项羽也罢,亦或是名震华夏的关云长,岳武穆……

  在各自的时代。

  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持牛耳者。

  但无论如何,这些人依旧拥有旗鼓相当对手,破釜沉舟的项羽也会败于兵仙韩信手下,关云长也落得个败走麦城的凄凉。

  唯独在神话传说中。

  在那曾经难以考证,只有山海经文只言片语勾勒的世界内。

  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名字。

  真正代表了无敌二字。

  在文字精炼的山海经内,存在一个很常见的格式。

  有某种东西祸害人族,当时的人王尧知晓,随即遣羿射之。

  而最后的结论也很简单。

  羿射其于某某之上。

  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希于桑林……

  平平无奇的文字内。

  表明的,却是那个时代的无敌之人。

  当之无愧的不败战神。

  羿。

  手持长弓的射日之人。

  嗖——

  一箭又一箭的。

  羿的动作没有丝毫区别,他始终保持在一个匀速。

  拉弓,搭箭,射击。

  每一箭下去,天上便少了一个太阳。

  静止的时光内。

  唯有拉弓的羿可以行动,肆虐天地,焚烧万物的帝俊之子。

  甚至于连求饶都做不到。

  在时光长河的尺度下,羿的出现,就代表着他已经完成了九次拉弓。

  因果与否,在这种强者眼前,不存在任何意义。

  从十轮大日升空,到天际间只剩下最后一只金乌站岗,还没等李长青反应过来,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历史也发生了改变。

  夸父逐日?

  根本没有的事,只存在羿射九日于桃林之上。

  “回去告诉羲和,祂想要历史的平衡被打破也无所谓,我的箭还很多,不介意把整个大荒重新屠戮一遍。”

  时光恢复了正常。

  最后一轮大日内,仅存的金乌再没有丝毫嚣张跋扈,在羿面前,祂就像条落毛的公鸡,刚准备逃离。

  “站下。”

  金乌身体挺得笔直,直愣愣地立在天穹中央。

  “距离日落还有两个时辰,等应该天黑了你再回去,从今天起,昼夜轮替就全部交给你了。”

  羿的嗓音淡漠。

  他并非是在给金乌商量,而是下令。

  一个人,对着一个神下达了其必须要听从的指令。

  桃林依旧盛开。

  但夸父已经重新迈开双腿,带着他肩上的羿朝着远处走去,瞬息之间。

  二人的身影隐没在远方。

  从始至终,无论是夸父还是羿都没有看李长青一眼,也没有和他交谈的想法。

  无论是抛出手杖以桃林庇护二人,还是射下九轮大日。

  似乎他们都只是在遵循历史的轨迹。

  李长青眉头紧蹙,他原本以为就算从羿那里得不到什么帮助和,也至少可以获得部分信息。

  可现在看来,对方连和他交谈都不愿意。

  嗯?

  就在这时,李长青蓦然转头。

  只看见刚才被夸父手杖砸出的大坑中,前者残余的神力并未消散。

  这是……

  李长青直接越过张道陵,他快步上前伸手捕捉到那一缕神力。

  现在的夸父只是真正夸父的投影。

  对方已经失去了太乙之上的位格,但与这片天地却没有中断。

  手握夸父神力。

  李长青毫无阻碍地连同了其上的因果。

  但所有的一切只剩下模糊不清的幻想,死去之人的因果其实已经消散,没有道标确定,便是盲人摸象。

  可就在无数模糊的光影下。

  一个闪亮的道标,却将夸父和李长青连接到了一起。

  这是二者的共同之处。

  现在的李长青和过去的夸父又能有什么共同点?

  时光之上。

  借助李长青的因果道标锁定,通过夸父神力的联系,一座坐落于九天之上的宫殿,隐没其间。

  熟悉的力量来源于血脉深处。

  二者之间的共同点,是存在的。

  那就是李长青和夸父,都是女娲大神的孩子。

  ……

  时光长河内,一朵微不可觉的浪花避开了修正之力。

  虚无的手掌从亚空间内探出。

  扭曲一切的灵能来到了本不属于祂的时代。

  因果之网收缩,将李长青的气息带入了这片山海世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