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那就留下来,当朕的女人_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乐文小说网 > 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 第172章 那就留下来,当朕的女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2章 那就留下来,当朕的女人

  曹操感慨,老百姓是最朴实无华的,他们的要求也不是很好,有饭吃,有家,生活有出路,这样他们就会勤勤恳恳,一直勤劳下去。

  马云禄心情更沉重,微微咬了咬下唇。

  农夫和妻子做了一顿简单的菜肴招待曹操一行人,曹操也不客气,招呼马云禄她们一起吃起来。

  吃完饭,曹操陪同农夫们唠嗑了一下,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

  老百姓也没有顾虑,畅所欲言,双方相谈甚欢。

  转眼便到了黄昏时分,曹操告别农夫一行人回府。

  一行人经过麦田的时候,突然一群黑衣人冲出来,拦截他们的去路。

  “来者可是曹操!”

  曹操瞥了他们一眼,少说有上百人,而他这一次是微服私访,除了他之外,就几个锦衣卫跟随,马车上甘倩和刘玥儿不懂武道,也是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

  “朕就是曹操,你们是刘备派遣来的杀手?”

  “不错,老天爷有眼,让你一个人带着老婆单独出来,要不然我们还不好下手。你若是识相的话,乖乖跟我们走,要不然就送你归西!”

  “就你们?”曹操眼眸里甚是不屑。

  黑衣人举刀就要动手,马云禄一跃飞出马车,落在曹操面前,拦住那群黑衣人,“你们不能杀他!”

  黑衣人一看,是马云禄,哈哈大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马小姐。马小姐,曹贼乃是我们的共同的敌人,你不帮我们对付他,还要维护他,难不成你想背叛汉国陛下?背叛你的兄长?”

  马云禄咬了咬牙关,“曹贼是我的猎物,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杀。你们回去告诉刘备,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就是。”

  黑衣人彼此看了一眼,爆笑如雷。

  “马小姐,你别当我们三岁孩子,你坐在曹贼的马车上,与他们一起游山玩水,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你早已经归降了曹贼,现在说这一番话无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今天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要杀曹贼,我们都必须动手,解除后患!”

  说着,黑衣人举起刀就砍。

  马云禄也不管那么多,抡起拳头迎战。

  曹操拔出王权剑迎战,上百名黑衣人分成十队,五队负责缠住曹操,两队对付马云禄,剩下三队截杀马车和锦衣卫。

  他们都是武夫七品和八品之间,实力不强,但是人数多。

  曹操转眼间就杀了十几个黑衣人,剩下的黑衣人害怕,不敢逼近曹操,只能是远远围着。

  马云禄这边也打死了七八个黑衣人,剩下的黑衣人也只是远远包围着,不再单独出手。

  锦衣卫护住马车,与黑衣人交战,勉强撑住。

  战多时,锦衣卫疏忽,被黑衣人所杀,黑衣人直奔马车,甘倩和刘玥儿害怕。

  曹操杀出重围,来到马车旁边,将那些企图上马车的全部斩杀。

  马云禄这时也脱离黑衣人纠缠,来到马车旁。

  曹操将王权剑插在地上,双眸圆睁,顿时无数道精神力从他身上散发出去,迎面杀来黑衣人顿感头疼欲裂,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马云禄震惊,他认出这是精神力攻击!

  过去,她只知道曹操是个武者,没想到他还是一个智者,这样说他是双修者。

  传闻双修者需要极高的天赋,还要渡劫才能成功。

  凡是能双修的人,无论是修炼武道还是智者,都可以比别人更强,更快!

  而且以曹操能同时攻击近百人的能力来看,他智者修为很高,恐怕就算是她,也无法挡住曹操的精神力攻击。

  黑衣人承受不住这剧痛,强撑着跪在马云禄面前磕头,“马小姐,请你为我们向龙国陛下求情吧,我们真的错了,承受不了!”

  马云禄看着黑衣人们痛苦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毕竟都是同一阵营的。

  她看向曹操,却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求情。

  “马小姐,你快求情啊!”

  黑衣人们哀嚎地叫道。

  马云禄走到曹操面前,“陛下,马云禄求你放过他们一马。”

  曹操看了一眼马云禄,沉吟了下,将精神力收回来。

  黑衣人这才获救。

  “谢马小姐……”黑衣人朝马云禄跪下,起身时突然抬起右手,对准马云禄的身体,“去死吧!”

  上百支袖箭直奔马云禄而来。

  马云禄震惊,来不及做出反应。

  眼看就要被袖箭刺中的时候,曹操护在马云禄身前。

  他身体的真气自动护卫曹操,大多数袖箭都被真气化解,但还是几支刺中了曹操的肩膀和手臂。

  曹操感到眼前有些晕,站立不稳,马云禄连忙搀扶住曹操,“你没事吧?”

  黑衣人见曹操站立不稳,哈哈大笑,“这曹贼中了咱们的毒箭,半个时辰内要是没有解药的话,必死无疑!”

  “快将解药交出来!”

  马云禄愤怒地对那些黑衣人喊道。

  黑衣人冷漠地看了一眼马云禄,说道:“马小姐,我们不能遵命,曹贼死了,你我都立下大功,念在你刚才协助我们消灭曹贼的份上,你与曹贼的事情我们不会告诉陛下,现在你跟我们回去,向陛下请功。”

  “把解药给我!”

  马云禄愤怒地喊道。

  黑衣人不给,马云禄刚要出手,远处传来战马声响。

  黑衣人连忙撤离,马云禄搀扶着曹操没有办法追击。

  来人乃是魏延、黄忠、许褚和庞德,以及率领的两千虎贲军。

  许褚发觉不对劲,上前一把将马云禄推开,见曹操嘴唇发紫,愤怒地盯着马云禄,“是不是你这个贱人下药毒害我们陛下!”

  这话一出,庞德、黄忠和魏延,挥手示意虎贲军将马云禄团团包围住。

  甘倩和刘玥儿这时从马车上下来,“诸位将军,不是马小姐袭击陛下的,刚才有一伙黑衣人埋伏在这里偷袭了陛下,现在陛下中毒,我们快运送回桂阳城寻找华佗大夫医治!”

  庞德他们这才醒悟过来,护送曹操赶往桂阳城。

  马云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甘倩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陛下吉人自有天相,你跟我们一起回去照顾陛下吧。”

  “嗯!”

  曹操运回桂阳城,华佗连忙把脉,眉头紧锁。

  “怎么样了,陛下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了?”

  甘倩和刘玥儿追问华佗。

  华佗道:“陛下中了一种很深的毒,现在毒已经开始进入他肺脉,若要救治,必须用金针法。但是在施展金针法的过程中,陛下必须清醒,而这个全身的筋脉由于同时遭受了金针的攻击,会产生抵抗,让陛下痛不欲生,所以……”

  刘玥儿听到这话,当场就急了,指着马云禄,“都是你,要不是你,陛下也不会这样!”

  马云禄急哭了,她心中充满了悔恨。

  此时曹操微微睁开眼睛,虚弱道:“这件事不是马云禄的错,玥儿你不要怪她,是朕自己要救她的。”

  马云禄泪水滴落,到了这一刻,曹操还在维护她。

  “华佗现在,刚才你的话朕听到了,就按照你所说的办。”

  华佗点头,“臣遵旨。”

  曹操看向甘倩,“小倩,朕治疗时,马云禄就交给你保护了,记住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甘倩点了点头,“陛下放下,臣妾一定会保护好马小姐。”

  曹操转头看向一旁还在生气的刘玥儿,“玥儿,你将你的脾气收敛一下,在朕治疗期间不要再闹事了好吗?”

  刘玥儿看着憔悴的曹操,很是心痛,“陛下都这么说了,臣妾答应就是了。”

  曹操这才安心,示意华佗治疗。

  华佗先用麻服散给曹操服下,这药虽然没有办法完全抵消金针带来的痛楚,但至少可以减轻一些。

  曹操意识开始有些迷糊,华佗拿起金针开始治疗。

  甘倩领着马云禄、刘玥儿退出去。

  门外,程昱和贾诩率领诸将候着。

  诸将看到马云禄,脸色都变得凝重,眼眸中还带着杀气。

  甘倩扫视了诸将一眼,拉着马云禄的手站在诸将面前,“诸位将军,陛下刚才有圣旨,要本宫保护好马小姐。本宫知道,你们诸位将军都对马小姐有很深的仇恨,认为是她害了陛下。但是这件事在陛下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你们谁也不许伤害马小姐,否则就是抗旨,违令者斩!”

  诸将听到这话,朝甘倩拱手,“谨遵娘娘旨意!”

  自此马云禄这条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医房里不断传来曹操哀嚎声和金针刺入肉的声响,甘倩、马云禄和刘玥儿听着揪心,就算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们听到这声响全身也不由得颤抖起来。

  良久,医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窗户都被炸开了。

  甘倩三人惊讶,诸将也震惊,连忙闯进去看。

  只见曹操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嘴唇紫色暗淡许多。

  华佗倒在地上,一头大汗。

  黄忠上前将华佗搀扶起来。

  甘倩追问:“华佗先生,陛下怎么样了?”

  华佗擦了擦汗,说道:“老夫给陛下施展了金针,陛下的毒已经控制住了,不仅如此,刚才金针刺激,陛下武道似乎突破了,刚才我就是被他体内那股强大的气给弹开的。”

  众人听到这话,这才安心。

  “吉人自有天相,陛下这一次是因祸得福。”

  “可不是,我们的陛下乃是真命天子,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的。”

  马云禄得知曹操没有死,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华佗这时说道:“虽然陛下的毒控制住了,但还是要静心调养,这样才能将他体内的所有毒素全部排出来。”

  话刚落,马云禄看向甘倩,开口道:“娘娘,我想留下来照顾陛下,你看……”

  甘倩从马云禄的眼中看出她的恳求是真诚的,沉吟了下,说道:“既然马小姐愿意照顾陛下,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刘玥儿还想说什么,被甘倩一个眼神示意她别说了。

  诸将见甘倩都这么说了,也不敢反驳,纷纷退下。

  夜里,马云禄替曹操擦拭身子,看着熟睡的曹操,心里泛起涟漪。

  这短短几日,她与曹操就经历了生离死别,这感觉就好像他们认识了好久一般。

  想着,想着,她突然落泪。

  她刚要去擦,一只温柔的手先替她擦了。

  马云禄惊讶,曹操已经醒了,笑脸看着她。

  “你为朕哭吗?”

  “我……我才没有!”

  马云禄转过身,将剩下的眼泪全部擦掉,这其中有她欢喜的泪水,也有不知名的泪水。

  曹操看着她狡辩的样子,笑得更加灿烂。

  此时马云禄刚好回头,正好看到此景,“笑什么,你都已经这样了,还有心思笑。”

  “朕不笑,难道要朕哭啊?”

  曹操强撑着起来,马云禄搀扶着他,让他靠在墙上。

  “真香。”

  曹操使劲嗅了嗅。

  马云禄尴尬,“陛下,你要是再这样戏弄马云禄,我这就走了。”

  说着马云禄转身要走。

  “你还不能走,我们之间还有约定的,你要是走了,那就是无信之人。”

  马云禄回头,看向曹操。

  “你忘了,我们在地牢里还没有分出胜负,三天后你要在武台上再与我比试的?”

  马云禄这才回过神来,抿着嘴一会,说道:

  “陛下,那是马云禄不懂事,那个约定不必遵守。我已经知道你是一个好皇帝,将来在你的带领下,百姓都会过上好日子的。”

  曹操听着马云禄的话,有种离别的感觉,“你是不是要离开这里?”

  马云禄点头,

  “云禄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陛下现在安然无恙,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说着,马云禄便走,曹操偷偷瞥了她一眼,到手的美人怎么可能放过?

  “唉……”

  曹操对着窗外。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朕此情,终究是错付了。”

  “陛下……”

  马云禄脸颊通红,“我也舍不得你……”

  听罢,曹操一用力,将马云禄拉过来,放在怀里。

  “那就留下来,当朕的女人。”

  曹操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与她对视。

  马云禄脸红心跳加快,身上更是爱意泛滥。

  能被一个爱明如子的皇帝所爱,能被一个英雄般的皇帝所爱,这对每一个人女子来说,那都是幸福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