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姑娘啊,外面有个大爷想见你_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乐文小说网 > 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 第202章 姑娘啊,外面有个大爷想见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2章 姑娘啊,外面有个大爷想见你

  孙鲁育大吃一惊,看向程普。

  程普示意她躲到里面去,卷起一点帘子,探出头来,笑道:“我乃程普,有事情要出城一趟,劳烦你们放行。”

  锦衣卫看到程普,拱手说道:“程将军,不是我们不愿意让你出去,实在是陛下有命令,关闭柴桑城,不许任何人出入,寻找刺客。你这个时候要是出去的话,恐怕陛下会怪罪的。所以,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程普听到这话,又见城门上都已经有士兵把守,肯定是出不去的。

  他笑了笑,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现在回去就是了。”

  程普命令车马转身回去。

  孙鲁育在车里面也听得很清楚了,“现在我出不去,这里又没有落脚点,怎么办?”

  程普看着孙鲁育着急的样子,出言说道:“如果公主殿下不嫌弃臣的府邸寒酸,就请你暂时在我哪里住,等时机成熟后,我立刻送你离开城池。”

  孙鲁育听到这话,沉吟了下,点了点头,“好吧,就听你的。不过……”

  程普知道孙鲁育想说什么,打断她的话,“公主殿下,你就放心吧,臣绝对不会出卖你的。要是公主不相信,现在就可以杀了臣。”

  孙鲁育笑了,说道:“程将军,本公主不是这个意思,你要是想出卖我的话,刚才早已经出卖我,何必等到现在。我是想劝你,不如和我一起合作,想办法将曹贼引到你府邸上,然后由本宫亲自结果了他。这样也算是你为吴国立功。你放心,将来回到吴国,我一定会向我父皇言明,是你冒死救我的。”

  程普看了一眼孙鲁育,这个女子不简单啊。

  不过,刺杀曹操这件事,他是不可能会参与的。

  “公主殿下,不是臣看不起你,曹操此人不是你我能刺杀的了的。我劝公主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否则只会是引火上身。”

  听到这话,孙鲁育脸色顿时不满。

  “程普,我好心劝你,没想到你竟然帮助曹操说话。我真是想不明白,曹操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竟然这么快将我们孙家的恩德忘得一干二净。”

  程普看了一眼孙鲁育,连连摇头。

  转眼他们已经到了程府。

  程普安排孙鲁育在厢房里休息。

  刚开始两天,孙鲁育还能安心休息,但是外面搜查越来越严了,程普对她的态度也是越来越轻慢了。

  孙鲁育心里不免开始担忧程普可能会出卖她,最后她决定还是冒险闯关。

  这一晚,孙鲁育打扮妥当,离开了程普的府邸,直奔城门。

  但很快就被巡逻的锦衣卫看见,上报魏延。

  魏延亲自率领上千名锦衣卫追捕。

  孙鲁育见逃不出去,想回程普府邸也不能了,慌乱之中闯入了一家青楼。

  魏延追到青楼外,不见孙鲁育,眉头紧锁。

  锦衣卫示意会不会在青楼里面。

  魏延沉吟了下,摇了摇头,领着人去其他地方追捕。

  他认为,孙鲁育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可能会进入青楼这种地方。

  ……

  次日,魏延进入帅府向曹操汇报情况。

  曹操听后,眉头微微一挑,看向魏延,“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女子都抓不到,朕不知道还要你们有什么用?”

  魏延等人害怕,跪在曹操面前磕头。

  曹操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也没有心思再责备他们了,挥手示意他们起来。

  此时程昱和贾诩进来。

  “陛下,老百姓对陛下封城的事情有些不安,陛下是否亲自出去一趟,将这件事告知百姓,好安抚他们一下。”

  曹操点了点头,这件事确实闹得有些过了,“走,你们跟随朕一起出去安抚一下百姓。”

  “偌!”

  程昱和贾诩跟随曹操出去。

  街道上百姓看到曹操来了,都主动让出大路来。

  “陛下,是不是城里出现大事了?为什么突然出动这么多人马?”

  曹操笑了,摆摆手说道:“一点小事而已,昨夜有一个贼人潜入了帅府,其余对朕不利,但已经被朕给拿下了。今天这城解封,大家该干嘛,就干嘛。”

  众人听到这话,这才稍微安心下来。

  “原来是如此,既然陛下没事,那实在是太好了,老天爷保佑。”

  “是啊,陛下现在是我们的守护神,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事了,我们这些老百姓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陛下,为了我们这些老百姓,你可要保重你的身体啊。”

  曹操看到百姓如此体贴他,心里微微感动。

  “朕知道了,你们也都要保重啊。”

  老百姓们点头离去。

  “魏延,传达朕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柴桑城准许自由出入。”

  “偌!”

  魏延退下去办。

  曹操无聊地和程昱、贾诩两人在街上闲逛,路过一家青楼的时候,二楼上一个穿着华丽,戴着面纱的女子心里暗骂。

  【狗贼,想抓我,门都没有。我现在就在你旁边,你认得出我吗?】

  曹操听到心声,停下脚步,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青楼二楼上的女子身上。

  那些青楼女子见曹操望着她们看,以为对她们有意思,挥动手绢,高喊:“爷,你要是有兴趣,那你就上来,我们在这里等你!”

  “是啊爷,在外面看着多没有意思,你进来,我们有的是好酒好菜伺候着你!”

  “对啊,今晚你还可以在这里享受温柔乡!”

  青楼女子喊着。

  程昱和贾诩脸色微微一变,曹操这个人是来者不拒,可是他们两个是文人,是高节操的人,说什么都不能进入这样的地方。

  曹操沉吟不语,暗想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二楼上的那戴面纱的女子见曹操一直朝她这里看,眉头微微一皱。

  【难不成这狗贼看出端倪了?】

  【不可能啊,我躲在这里,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的。】

  【对了,这狗贼乃是一个色中魔鬼,估计是看到这里有这么莺莺燕燕,所以都走不动道了。】

  曹操这一次仔细听清楚了孙鲁育的心声,确定二楼那个戴面纱的姑娘就是孙鲁育。

  他淡定一笑,决定好好戏耍她一下。

  曹操朝青楼走去,被程昱和贾诩拦住。

  贾诩道:“陛下,现在你已经是天子了,要是去这种地方,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太好。如果陛下想要放松,臣可以找几个良家妇女给陛下。”

  曹操瞥了一眼贾诩,笑道:“朕就是进去里面看看,你们也跟着朕一起进去。”

  程昱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拱手说道:“陛下,我们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去过这种地方,而且身为大臣进入这种场所,日后肯定会被同僚取笑。”

  曹操看着他们两个憋屈的样子,心里感觉好笑。

  但他也清楚,在这个时代身为官员去这种场所,确实不雅。

  但是他无所谓,就算是天子,也有累的时候。更何况,这一次他是来抓孙鲁育的,她留在这个地方,万一被那个不长眼得给占了便宜,他岂不是吃大亏了?

  不行!绝对不行!

  曹操活动一下筋骨,笑道:“你们既然不愿意去,朕也不会勉强你们。朕自己去。”

  “陛下……”

  “嘘……”

  曹操瞪了一眼程昱和贾诩,“你们是唯恐他们认不出是朕啊?总之朕已经决定了,你们想进来就跟随朕进来,你们不想进来,朕也绝对不会勉强你们。但是你们要是想阻拦朕,那就不要怪朕对你们不客气了。你们都是朕的臣子,朕实在是不愿意对你们下手。”

  程昱和贾诩见曹操态度严肃,知道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再多说无益。

  “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臣等也无话可说。但是陛下,你一个人进去,实在是太危险,我想,还是将魏延叫来,跟随在你左右吧。”

  曹操本不想答应,但是看到他们两个哀怨的样子,知道要是不答应的话,他们肯定会伤心。想到这,曹操最后还是点头。

  魏延被叫来,跟随曹操进入青楼。

  老鸨看到有人来了,而且一看还是一位长得帅气,而且还很有钱的帅哥,连忙上前伺候。

  等她走到前面仔细一看,认出曹操,顿时很惊讶,就要跪下,被曹操拦住。

  “朕这一次就是随便走走,不必行此大礼。”

  曹操低声对老鸨说道。

  老鸨很识相,连连点头,心里却暗笑。

  这天子后宫什么姑娘没有,竟然也会来青楼,这真是天下奇闻,以后她这青楼可就要出名了。

  “陛下……不,先生,你在我们这里可有相好的?”

  老鸨笑脸说道。

  曹操见老鸨上道,很是满意,说道:“没有,你将这里新来的姑娘都带上来给我看看,我要是合适了,就留下。放心,不管有没有挑上,我都会给银子的。”

  说着,曹操示意魏延。

  魏延从怀里拿出一贯钱丢给老鸨。

  老鸨接过钱后满脸笑容,“好说,好说,我现在就给你准备上!”

  老鸨连忙去办。

  不多时就引着第一批新来姑娘来到曹操面前。

  曹操仔细看了看,没有刚才在楼上看到那个戴面纱的姑娘,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老鸨见曹操不喜欢,连忙换上第二批。

  曹操看后还是没有能戴面纱的姑娘,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老鸨无奈,又叫来第三批,还是没有。

  第四批,还是没有。

  老鸨有些急了,看向魏延,魏延摇头。

  老鸨走到曹操面前,笑脸说道:“先生,你要什么姑娘,你跟我说说,我去给你找。”

  曹操道:“刚才我进来之前,看到一个戴面纱的姑娘,怎么没有看到她上来过?”

  老鸨听到这话,脸色苍白,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笑道:“那个姑娘是我们这里,但是人家是不卖身的,她就是在我们这里卖艺混口饭吃。”

  曹操看到老鸨脸色刚才变了,知道她没有说真话,笑了笑,说道:“既然是卖艺,那也行啊。让她上来给我们唱小曲,要是唱的不错的话,大爷我会好好赏赐你。”

  老鸨犹豫。

  曹操面色严肃,“怎么,难得你不给我这个面子,还是你看不起我啊?”

  这句话可很严重,吓得老鸨当即跪在曹操面前磕头,“大爷瞧你说的,我们不给谁面子,也不敢不给你面子。你要那个姑娘,我们现在就给你找来,求求你息怒。”

  曹操见其他人都朝这里看来,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动乱,示意魏延将老鸨搀扶起来。

  魏延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将老鸨拉起来。

  “好了,你只要将那个姑娘给我带到这里,过去的事情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老鸨点头,连忙去找孙鲁育。

  此时孙鲁育正在后院里喝茶,老鸨上来,笑脸道:“姑娘啊,外面有个大爷想见你。”

  孙鲁育瞥了一眼老鸨,笑道:“你说的那位大爷可是曹操?”

  老鸨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吓坏了,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这才说道:

  “姑娘啊,这个名字你可别乱叫啊,要是被有心人听到上报上去,我们可就遭殃了。他说要见你,我也不敢不带你去啊。求你看在我那日救了你的面子上,就帮我这一次吧。以后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孙鲁育见老鸨快哭了,转念一想,自己以后说不定还需要在这里隐蔽,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帮助你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很不近人情。”

  老鸨欢喜。

  孙鲁育戴上面纱,跟随老鸨去见曹操。

  “先生,这就是你要见的那位姑娘。”

  曹操盯着孙鲁育,笑了笑。

  孙鲁育心里厌恶,勉强行礼。

  “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总觉得你好像我一位故友。”

  曹操给孙鲁育开玩笑。

  孙鲁育点头不语。

  【曹贼,谁是你故友,姑奶奶是来要你的命!】

  曹操听到声响,微微一笑,“要命?来这里出钱不就可以了,还要留下命?”

  孙鲁育心里咯噔。

  老鸨连忙打圆场,“先生真是会说笑,来我们这里都是寻乐,哪里会要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