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我防备的就是魏延这小子_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乐文小说网 > 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 第247章 我防备的就是魏延这小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7章 我防备的就是魏延这小子

  关平不说话,等于默认了左贤王的猜测。

  左贤王见关平不说话,心里越发认定魏延与龙国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是就是刚才关平劝说他时候所给出的利益——魏延可能取代于夫罗换取匈奴单于的大位子。

  想到这里,左贤王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关平,你老实将龙国与魏延之间不可告人的目的说出来,本王可以饶恕你不死。要是不说的话,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关平心中暗笑,这左贤王已经彻底上钩了,现在就是继续引发他与魏延之间的矛盾,从而做出有利于龙国的决定。

  “左贤王,魏延与我们龙国可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就是一个月前,在九原和云中地区与我们陛下见了一面,另外他的部将霍利不知道怎么了,就死了。其他事情我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的话,你可以去找霍达询问。”

  关平不经意间说出了这件事人证霍达。

  左贤王听到这里,眉头紧锁,对关平道:“这件事的真假本王自己会去探究,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留在这里,一直到本王将这件事查清楚之后再说。你放心,你在这里的期间,本王会保护好你的安全。”

  关平摇头,说道:“左贤王,这里面是你的家务事,我不愿意加入这里面。你们愿意怎么斗就怎么斗,请不要拉上我。”

  左贤王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盯着关平,“本王说了,你留在这里你就给我留在这里,你要是再多事的话,莫怪本王现在就要你的命。”

  关平见左贤王已经彻底被他控制住了,只好点头。

  左贤王派遣两个士兵将关平带到偏营那里看守起来。

  他转身招呼两个匈奴骑兵过来,面色严肃说道:“你们去右贤王哪里,将霍达给本王叫来,就说本王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召见霍达,要是有人敢阻拦你们,先杀后奏。”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p

  “偌!”

  两个匈奴骑兵连忙退下去办。

  不多时,霍达便被带来面见左贤王。

  霍达不知道左贤王找他做什么,之间他面色严肃,心里不免有些害怕。

  左贤王见霍达面露慌张的样子,挥手示意所有匈奴兵都出去,然后起身亲自将霍达搀扶起来。

  “别怕,本王就是有些事情要问你,只要你如实回答,本王保证以后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要是你敢隐瞒的话,这里就是你的丧生之地。”

  霍达听到这话,后背冷汗直冒,看左贤王的脸色不像是说笑。

  “大王,霍达可没有做对不住你的地方,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左贤王点头,语气缓和许多,说道:“你确实没有做对不起本王的地方。本王也知道你没有做对不起匈奴的事情,本王就是问你,在九原和云中的时候,魏延是否与曹操又过单独相见?”

  听到这话,霍达顿时明白了,左贤王这是要找魏延的麻烦。

  “这个……”

  左贤王看到霍达犹豫,这表明魏延确实是单独见过曹操。

  “你怎么不说话,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本王听说你的兄弟霍利在魏延与曹操单独谈判的时候被杀了,是不是啊?难道你就不好奇,你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

  听到这话,霍达脸色微微一变。

  霍利的死他一直怀疑,不是魏延所说那么简单。

  而且魏延回来后,立刻就撤兵,将好不容易开辟的道路全部毁了。

  当时,霍达曾经想过询问魏延其中缘由,可是魏延不愿意说,他也不便于追问。

  现在听到左贤王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左贤王见霍达脸色变化,越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猫腻。

  “霍达,你是匈奴人,何必为魏延那个汉人隐藏。你要之地本王才是最维护我们匈奴利益的,那个汉人魏延,他不过就是以为你在曹操那边待不下去了,所以才来这里投靠我们。所以他从本质上来说目的不纯。”

  霍达听到这话,不再犹豫了,拱手说道:“左贤王,在一个月前,魏延确实见过曹操,至于他们商议的内容是什么,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的就是,我弟弟死在哪里。当时我曾经询问过魏延,可是魏延只是说我弟弟偷袭曹操,所以被杀。当时我还想追杀曹操,可是魏延不肯。现在向来,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左贤王听到这话,眼珠子都瞪大了,看样子关平所说不是假的。

  “不瞒你说,不久之前曹贼派遣一个使者来我这里,说是要与我一起合作,对付单于。被我拒绝后,他说匈奴当中会有人与他一起合作,本王猜测,那个人就是魏延。你刚刚所说,更加证明了这一点。你弟弟定然是知道了魏延与曹操的谋划,所以曹操才对你弟弟下手。这狗贼,简直太可恶了!”

  左贤王越说越生气,就要去找于夫罗将魏延的罪状都给揭露出来。

  霍达拦住了左贤王,说道:“大王,这件事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就算是说给了单于听了,恐怕单于也未必会相信。我想,我们还是暂时忍耐一下,等找到证据后再发难。那个时候,魏延就算是全身有嘴也没有办法狡辩。”

  左贤王摇头,他已经等不及了。

  尤其是于夫罗重新对魏延产生了信任后,魏延的实力隐隐有压过他的趋势。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他在匈奴就没有什么地位了。

  这对来说,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你我两个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证据。难道单于宁愿相信魏延,也不愿意相信我们这些跟随他这么多年的兄弟?”

  霍达见左贤王坚决,知道自己拦他不住了,改换口气,说道:“既然大王你要将这件事上报给单于,那我们得好好商议一下。这件事事关重大,一定要找个时间和地点,跟陈阿羽一个人商议,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要是传到魏延哪里,恐怕魏延会狗急跳墙。”

  左贤王听了这话,觉得有理,连连点头。

  转眼三天过去,于夫罗巡视各军军营,看一下他们准备的情况。

  等他巡逻来到了左贤王这里,见左贤王的兵马都准备齐全,但是他们的部署方位有些不对,按照他们的部署方位主要是对付魏延的右贤王军。

  看到这部署,于夫罗眉头微微一皱。

  他知道左贤王与魏延向来是不和,但是也到不了要刀兵相见的局面,这样的部署若是被魏延看到了,肯定会引起误会,甚是矛盾。

  于夫罗来到左贤王的帅营,左贤王见于夫罗来了,连忙出来迎接。

  “单于今日来到我这里,荣幸之至。”

  于夫罗笑了笑,挥手示意手下在外面等候,跟随左贤王走入帅营坐下。

  “本单于出来巡视一下,看你们部署如何。可是刚刚我走到你的营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你们所有人的部署地方似乎不对,你的攻击最主要的方向却对准了魏延,这似乎不好吧?”

  左贤王见于夫罗说起了,微微一笑,说道:“不满单于你说,我防备的就是魏延这小子。”

  于夫罗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悦,“左贤王,魏延现在是我们是自己人,你就算是过去对他有什么意见,你也不能这样对他。现在我们主要敌人是曹操,在消灭曹操之前,本单于不许你对魏延动手,要不然莫怪本单于不念兄弟情义。”

  于夫罗用权力和兄弟情义压制左贤王,希望他能理解他的难处。

  左贤王听到这话,心里却是很不理解。

  于夫罗竟然为了魏延这个汉人,将多年的好兄弟放在一旁。

  这根本就不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单于,我知道过去,我确实做了许多荒唐的事情。但是这一次我针对魏延,不是因为我自己,是事出有因的。”

  左贤王将曹操派遣关平前来劝降的事情始末告诉给了于夫罗,末尾说道:“我只是担心这魏延与曹操合谋,表面上说是诱敌深入,实际上就是要我们不战而降。单于你想,我们所有的肥美草原全部让出去了,那我们的马匹怎么生活,我们的牛羊怎么放牧?另外,要是龙国能控制好这些地盘,那我们到时候岂不是白白将自己的土地让出去?”

  这话倒是提醒了于夫罗。

  于夫罗沉默不语,左贤王所说不完全没有道理啊。

  可是魏延的计划看起来也很合理。

  于夫罗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乱哄哄的。

  左贤王继续说道:“而且这魏延曾经与曹操暗地里来往。单于你是知道,曹操这个诡计多端,他要是没有什么好处的话,绝对不会见魏延。魏延背叛曹操,还敢去见他,这不符合常理。所以我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有猫腻。”

  于夫罗听到这话,心里越发是没有底。

  左贤王所说虽然不能完全相信,但也不能不信啊。

  万一真的如同左贤王所说那样,这魏延果然与曹操联合起来,暗地里算计他们的话,那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依照你所说,那我们该怎么办?”

  左贤王见于夫罗开始有些松动了,“臣建议我们将魏延手里的兵权给卸了,再看他表现。”

  于夫罗想了想,摇头说道:“本单于就算是要卸了魏延手里的兵权,也需要有缘由,不能随随便便就将人家兵权拿下。否则,以后那些领兵的将军岂不是人人自危,那我们还怎么让他们安心领兵为我们效力?”

  听到这话,左贤王有些失落,魏延手中的兵权要是一天不解决掉,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推翻。

  就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外面传来叫喊声。

  一个匈奴士兵进来,向左贤王拱手,说道:“大王,那个龙国使者在哪里闹腾,说是大王不能这样一直关押着他,还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左贤王眼光亮起来,笑脸说道;“陛下,臣这里有一个人证,他可以证明魏延确实与曹操合谋,准备与我们匈奴为敌。”

  于夫罗听到这,沉吟了下,说道:“你要是确实有一个人证的话,那朕就可以名正言顺解除魏延的兵权。”

  左贤王点头,“臣不仅有龙国使者做人证,还有魏延的手下霍达也可以作为臣的人证。”

  说罢,左贤王派遣人去将他们两个人都找来。

  一会,两个人都被带入营地。

  于夫罗看了一眼关平,样貌威武,心中忍不住赞叹。

  “你就是龙国使者关平,你父亲的名声本单于也听说过。你武道看起来也不弱,不如留下,本单于封你一个爵位,日后你就在匈奴这里效力。将来本单于要是拿下了龙国,在龙国哪里封一块地给你,这总比你现在做一个小小使者不知道强多少倍。”

  关平看了一眼于夫罗,面不改色,说道:“单于的好意,关平心里谢过了。但是关平乃是汉人,绝对不能做对不起汉人的事情。而且我这一次是代表龙国出使你们匈奴的,你们这样对待来使,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左贤王没有心情与关平论这些,直接开口说道:“关平,你上一次说你与魏延之间有个谋划,是不是要对付我们家单于的?”

  于夫罗的目光盯着关平。

  关平面色淡定,笑了笑,说道:“左贤王你少在哪里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龙国与魏延合作了。我们陛下就是见过魏延一次,两个人叙叙旧。何况,我们真的要商议对付你们的事情,也绝对不会让你们知道。”

  左贤王面色阴沉。

  于夫罗心中咯噔,关平的话虽然没有直接说明龙国与魏延之间是否有来往,但是至少说明曹操与魏延确实是单独见过面。

  可是这件事魏延却没有上报告诉他这个单于,这说明这件事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尤其是左贤王刚才那一番话,确实是有可能。

  要是他所有好土地都被曹操占领,有力控制了,那匈奴就完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