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朕昨天就是太投入_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乐文小说网 > 三国:我曹操,小乔请自重 > 第248章 朕昨天就是太投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8章 朕昨天就是太投入

  左贤王见于夫罗已经开始有些怀疑了,心中暗自欢喜。

  此时霍达进来,于夫罗询问那日魏延与曹操单独见面的情况。

  霍达如实告诉于夫罗当时的场景,末尾说道:“魏延当时还对我们说,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若是我们谁说出去了,就要对我们下手。我们畏惧魏延的势力,所以都不敢说。如今单于问起,我们只能如实告诉。”

  于夫罗听到这话,越发确定了魏延与曹操真的有联系。

  “霍达,本单于准备解除魏延的兵权,到时候你是否愿意出来帮助本单于指证魏延?”

  霍达看向左贤王,左贤王点头。

  “如果单于要亲自出面解决魏延的话,我愿意出面指认。”

  于夫罗点头,挥手说道:“你先下去吧,后日本单于举行阅兵大典,到时候召集所有匈奴贵族相聚。”

  霍达离去。

  于夫罗看向关平,冷笑一声,“原本是要杀了你的,但是杀了你之后,没有人去给本单于传话给曹操。留着你这条命,回去告诉曹操,若是有本事,我们就战场上见个高低,老是用这些卑劣手段,实在是不怎么样。”

  关平心中暗笑,这匈奴人中计了!

  但是关平脸上却露出淡定笑容,看着于夫罗说道:“虽然我们这一次没有能顺利从内部消灭你们。但是你们别高兴太早,要不了多久我们龙国的大军就会与你们在草原上决一胜负!”

  于夫罗听到这话,哈哈一笑,一脸傲娇说道:“那好,本单于就在草原上面等着你们,你们要是有本事的话,你们就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否活着离开。”

  说完这话,于夫罗挥手匈奴士兵将关平押出去。

  ……

  转眼两日过去了,于夫罗在王庭哪里召集所有匈奴贵族。

  他们全部都来了,只有魏延一直没有见到影子。

  此时的魏延正在给他装备盔甲的十万骑兵训话,“你们都是本王亲自挑选出来,重点训练的人马。这一次你们跟随我前往王庭哪里,本王希望你们能拿出你们训练时候的样子,让单于和左贤王看看,你们是威武之师!”

  匈奴骑兵举起手中的弯刀,高声呼唤,“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此时有一个亲兵匆忙跑来,在魏延耳边将于夫罗准备在王庭上将魏延的兵权给剥夺的事情告诉他。

  魏延惊讶,看着那个亲兵,说道:“这件事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那亲兵说道:“大王,这都是左贤王的士兵说的,而且这件事在整个左贤王军营里面都传遍了,听说是因为大王你与曹贼单独聊过,单于怀疑你们之间有阴谋,企图对匈奴不利。大王你要早日相好对策。现在去王庭哪里的话,肯定是凶多吉少,解除兵权还算是轻的,只怕你的兵权没有了,其他匈奴贵族会趁机对你发难,到时候你这条命就难保了。”

  听到这话,魏延顿时感觉后背冷汗直冒。

  若这件事是真的话,他不去虽然可以避免一时被杀,但是这就等于给了于夫罗一个借口,同时更加证实了他与龙国之间确实有阴谋。

  于夫罗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活着,出动整个匈奴追杀他,他手下的亲兵们也会背叛他。

  他在匈奴将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想到这里,魏延心中有苦说不出。

  亲兵见魏延迟迟下不来决心,继续劝说道:“大王,现在你要是还做不出决定的话,拖延下去,对你只会是越来越不利。”

  魏延长叹一口气,他明白了,这一定是曹操在作怪,他要借助于夫罗的手杀他。

  可是于夫罗根本就没有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就算是他说了,可能于夫罗都不信。

  大丈夫在这天地之间,投奔他国不能被重用,回到本国也只是遗臭万年。

  活着,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魏延拔出腰间的宝剑,他不愿意再被于夫罗和左贤王侮辱,仰天长啸,“魏延,这就是你做叛徒的下场!”

  说罢,魏延自刎而死。

  十万骑兵看着魏延突然自刎而死,甚是惊讶。

  亲兵也很惊讶,但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只能是上报给于夫罗。

  此时的王庭内,于夫罗等了好久都不见魏延前来,脸色甚是不悦。

  一同等待的匈奴贵族们也有些不耐烦了。

  “这魏延的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要我们在这里等候这么久都不出现,看样子他真的将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

  “谁说不是,一个龙国叛徒,不过就是因为被我们单于看重他的才能,封了一个王,他还真的以为自己多厉害了,真是可笑!”

  “可恶,他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可要出去将他抓过来教训一顿了!”

  “单于,你日后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魏延,他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左贤王看到这么多贵族对魏延不满,心中暗喜。

  这下子魏延就成为了匈奴贵族共同的敌人,日后在这里的日子恐怕难过了。

  就在此时,魏延的亲兵进来,泪流满面跪在于夫罗面前,磕头说道:“单于不好了,右贤王拔尖自杀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

  于夫罗虽然对魏延有所怀疑,但是他拔剑自杀了,这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右贤王怎么突然就拔剑自杀了?”

  魏延的亲兵看了一眼左贤王和于夫罗,微微咬了咬下唇,说道:“大王之所以死,是因为有人诬陷他与龙国陛下曹孟德有阴谋,企图对匈奴不轨,所以一时气愤,感觉自己不被天地收容,所以便自杀了。”

  说到这里,魏延的亲兵都痛哭起来。

  在场的匈奴贵族也有耳闻这件事,现在魏延用自己的死证明自己没有背叛匈奴,那些匈奴贵族倒是对魏延敬佩起来。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p

  “魏延虽然是汉人,但是他这一次明志,确实令我佩服。刚才我的话错了,我在这里朝天对魏延表示歉意。”

  “魏延是一条汉子,只是不知道谁这么愚昧,竟然向单于进谗言,导致这样一位忠于我们匈奴的英雄惨死。”

  “就是,那个王八蛋做这么缺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公报私仇!”

  匈奴贵族们都开始反过来支持魏延,对那个害死魏延的凶手开始口诛笔伐。

  于夫罗心中也很火气,他听信了左贤王的话害死了魏延,失去了一个有力的助手!

  左贤王心中惭愧,自己因为嫉妒魏延,最后导致自己被龙国利用,除掉了魏延。

  他们两个都吃了哑巴亏,但是谁也不能将这件事的真相说出来!

  ……

  渔阳城里,关平回来复命。

  曹操已经在两天之前就已经得知魏延死了,看到关平安全回来的时候,甚是欢喜,拍着他的肩膀笑道:“真是无父无犬子,这一次讨伐匈奴,你是立了首功。朕现在封你为荡寇将军,加封武临侯。”

  关平甚喜,跪下谢恩。

  曹操召集所有将领,说道:“如今魏延已经死了,匈奴定然会改变策略,与其等着他们来进攻我们,朕决定主动出击。”

  “关平已经立下功劳,朕就好人做到底,这头一战就由关羽来打。”

  关羽听到曹操这么说,站出来跪下谢恩,“陛下对我们关家有深厚隆恩,关家这辈子说什么都会忘记陛下你的恩德。臣一定会尽心尽力,为陛下立下这首战之功。”

  曹操满意点头,护手示意关羽起来。

  张飞站出来,有些不满,说道:“陛下,怎么所有的好处都给我关羽哥哥,我张飞也要立功。这首战还是交给我来吧,我保证一定能成功。”

  曹操看向关羽,关羽笑了笑,说道:“既然三弟要立这个功劳,那我这个作为哥哥怎么能不让你呢?这样吧,我们两队人马一起前往,谁要是先遇到匈奴,就立刻开战。斩杀他们几员大将,这样不久可以压制他们的士气,为我们两龙国立下首功?”

  这个提议一出,立刻得到了张飞的认可。

  张飞点头,说道:“这样好,这样我们就只能凭着是自己的运气了,不用多费口舌,相互让了。”

  曹操听到关羽这个提议,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关将军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次首战交给你们两位,朕统率剩下三个军团跟随在后。”

  “偌!”

  关羽和张飞立刻去准备。

  夜里,曹操回到帅营,蔡文姬和貂蝉迎接,她们将一张图纸递给曹操。

  曹操仔细一看,那是草原的地图,上面还标有匈奴王庭以及匈奴贵族长期驻扎所在地。

  “这是臣妾等人靠着这些年的记忆所画下来的。虽然不敢说百分之百正确,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正确的,希望可以作为陛下行军打仗的参考。”

  曹操看着手中的地图,甚是欢喜,说道:“有了这个地图,我们像是在大草原上安装了一双眼睛,随时都可以了解匈奴的情况。两位爱妃,你们这一次真是立下了大功了,日后朕一定会重重感谢你们。”

  蔡文姬和貂蝉看到曹操如此欢喜,脸上都露出欢喜的笑容。

  对他们来说,夫君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是陛下的人,陛下有烦恼,我们自然应该尽一点力气。”

  听到这话,曹操心里甚是欢喜,将地图放下,拉着她们两人的手,笑脸说道:“两位爱妃都这么说了,朕要是不给你们一点补偿的话,岂不是显得朕有些小气。这里又没有其他补偿,不如今晚朕好好伺候一下你们两个?”

  离开皇宫那一晚被她们两个走掉了,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补上去。

  蔡文姬和貂蝉彼此看了一眼,他们从曹操眼神里面看到了欲望,知道今晚无论如何都是没有办法逃脱曹操的。

  她们小声对曹操说道:“陛下,我们往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商议,你今晚可要温柔一点啊。”

  曹操听到这话,哈哈大笑,随后连连点头,拉着他们向床走去。

  那晚,关平感觉自己体内的血脉快要爆裂了,帅营里面传来的声响真是够销魂的。

  怪不得马岱将锦衣卫交给他时,对他说那句话,“关平你管理锦衣卫后,其他的不用多说,就是晚上准备好一桶凉水,以备不时之需。”

  那时候,他没有明白马岱的话,现在他明白了。

  心中那股火就要喷涌而出。

  可是周围都没有可以泻火的东西,难不成真的要找男人,还是那些母马?

  想到这里,关平感觉自己很脏,这简直就是有辱斯文,有辱将门!

  可是,这帅营里面不断涌现出来的声音,确实已经将他给活活烧死!

  靠!

  关平脱下衣裳,在帅营外面打拳。

  那些锦衣卫们早已经将准备好的凉水全部倒在身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真爽!”

  关平气得直跺脚,就算是打拳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体内那股浴火降下来,他看向其他锦衣卫,眼眸里冒着火。

  那些锦衣卫们下意识地捂着臀部,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摇了摇头,示意关平不要过来。

  他们虽然敬佩关平的为人,但是这种事情,他们绝对不允许存在!

  关平朝他们走过去,他们吓得连忙逃走。

  关平看着他们逃走,满脸疑惑,拿起木桶里面的冷水从头上往下面浇,顿时冷静了许多。

  远处的士兵看到关平这个样子,个个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么一个大冷天的,关平竟然用冷水浇身,这不怕病了?

  次日,曹操醒来,蔡文姬和貂蝉在他左右怀里熟睡着。

  昨夜说好了是轻点,悠着点,可是一旦上了战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啊。

  曹操是越战越雄,越战越有精神。

  可怜蔡文姬和貂蝉,明明都已经丢盔弃甲,举白旗投降了,可是曹操还是没有放过她们。

  看来,这一次少说也要两天下不了床了。

  蔡文姬和貂蝉醒来,很不满地瞥了一眼曹操。

  曹操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朕昨天就是太投入,所以有些失态。你们放心,下一次不会了。”

  蔡文姬和貂蝉很无奈,做都做了,还能怎么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